找品牌电子烟
就来十大电子烟品牌排行榜

抽电子烟被当酒驾 电子烟的罪与罚

电子烟业界终于上演了国外水深火热、中国大好戏。

因为致命的案例,美国最畅销的电子烟brand Juul 已经解雇了其 CEO,并承诺无限期停止广告。接下来,等待司法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全面调查。

在中国,电子烟企业连放假都成了奢望,深圳的代工厂商订单消化增速远远落后,再次确立全球制造业供应链中心地位。

在这个市场,原罪含量太强无法化解,似乎无法摆脱泥沙的结果。

中国的烟草行业一直有一些难以言喻的特点。一方面,作为税源,与国家财政直接挂钩。另一方面,严格的控烟政策抑制了烟草产品的推广和流通,让人“难上雅堂”。

无论如何,卖卖害人健康的产品都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这是世界上的常识,但法律的长臂能在多大程度上干涉公民的自愿权利,这是另一个有争议的话题。

历史上,美国的清教徒上台后曾一度颁布禁酒令,但效果却是惨不忍睹。民众认为这是侵犯人身权利,转而支持地下走私酒商,帮派越发壮大。没过多久,这项政策就被废止,成了一个昙花一现的笑话。

在任纽约市长期间,媒体大亨布隆伯格还主张实施该市的禁售大杯可乐(包括所有含糖饮料)法案,声称这将挽救数千名市民的生命因为纽约每年有数千人死于肥胖引起的糖尿病。

然而,最高法院一再驳回纽约市政府的违宪做法抽电子烟被当酒驾,称政府不应监督人们日常饮食拉撒路的习惯。随着布隆伯格的辞职,这让当地的快餐店折腾了很多年。又要死了。

澄清类似案件背后的基本逻辑是,每个人都有伤害自己身体的权利,而且这个权利是不可剥夺的。

吸抽烟伤肺,喝酒伤肝,喝可乐会发胖抽电子烟被当酒驾,吃炸鸡容易致癌,只要知道并自愿,那么这些都是可以承受的成本自己的行为,不需要别人的许可或者是停下来,最终实现“法无禁止”的界限。

抽电子烟被当酒驾

只是法律的障碍终于过去了,道德的障碍不好说。

烟酒之所以不分家庭总是被提及,是因为它们比其他纯粹有害的食物具有更多的外部性。

吸烟熏二手烟会影响公共场所的其他人吸电子烟,而酒精引起的麻醉感会增加驾驶事故的发生率,即使上述做法受到政府命令的限制——比如吸烟公共场所的禁令、酒后驾车的处罚等等——仍然无法阻止那些“知山有虎而向之”的个人。

当你在车里闻到难闻的烟味,或者目睹很多人因酒驾丧生的消息时,你的理智很容易消失,盛行的情绪会及时得到通知。规模远远不足以应对“无益”行为。

实际上,“百害而无一利”的说法可能并不准确。至少必须找到“一个好处”,即对于吸烟者或酗酒者来说,烟酒的“自私”属性不容小觑。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所有成瘾摄入量清单中,烟草和酒精的平均成瘾性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六位,甚至高于一些被禁的。药物。

也就是说,在带给消费者愉悦和依赖的使命上,烟酒的火爆可以说是不负众望。他们给用户带来的快乐,足以抵消用户意识到的伤害,从而导致戒烟。困难反过来又导致了对手的厌恶。

而这也成为一线后起之秀和前辈们划清界限的机会。

浏览电子烟产品的销售页面,不难发现我们比传统烟草危害低,这也是电子烟品牌协力包装卖点的核心。鸡贼在于:它不仅为公众辩护了抽烟不不的标准,而且还提供了减少危害的替代方案,将事情简化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单选题是较小的”。

如果按照电子烟品牌的口径,我们将在数亿现有烟民中逐步用电子烟替代传统卷烟,实现危害的整体下滑。看似不完美但也足够安慰的剧情。

抽电子烟被当酒驾

然而,房间里一直存在的大象也是电子烟的支持者总是有选择地回避电子烟正在改变新烟民的事实——也就是,不是吸烟的人培养成吸烟的人——在效率上,也远高于传统香烟。

自198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的人均卷烟消费量一直在下降。 抽烟不再是冷静和叛逆的象征。相反,它逐渐成为健康生活的对立面,不再是以前的吸gravity。

电子烟的出现创造了新的曲线。美国卫生部一度崩溃,发布一组数据显示,即将解决的少年吸烟习惯差点被电子烟以多年来的健康生活方式已经耗尽。

转化非吸烟群人——尤其是年轻人——是电子烟的时尚魅力之一,但也构成了它的致命弱点,并催生了一个灵魂拷问。 :

根据电子烟企业的算法,将100个传统烟民转化为电子烟民,伤害降低一个数量级,然后又转化了150个非吸烟的人在抽上发起了电子烟,那么会增加多少伤害?两个量级相加后,是功大于余,还是不值得超?

这是一个注定无法研究的公式。

我看到了电子烟品牌创始人的采访。他说他原来不是抽烟。看到商机后,果断加入电子烟创业大军。不体验自己的产品,怎么能征服呢? 市场的心态从头开始抽烟,没想到发帖后就迷上了电子烟。

不管上面的叙述是真是假,我也相信创始人是绝对真诚的。他可能是想表达自己公司开发的电子烟产品具有无与伦比的竞争力,但他也透露了一些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后果是电子烟在取悦用户方面确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

传统烟草的生产过程几乎停滞不前,受限于严格的法律限制,不允许卷烟品牌通过广告等形式宣传自己,无形中抑制了卷烟产品市场空间的扩张,也避免了站在风暴的风口浪尖上被指责的风险。

相比之下,新兴的电子烟品牌没有历史包袱。他们有太多的手段、资源,甚至野心来重塑吸烟有趣的消费时代。这种积极的趋势不禁让人感到担忧和警惕。

毕竟,无论烟草的介质如何变化,其有效性的本质是名为尼古丁的化学物质。

2018年电子烟店,我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收收入11566亿元。相比之下,全国缴纳的个人税金总额仅为13.872亿元,与抽烟抽缴纳的税金几乎持平,相当于人民劳动收入的税金总额.

对于方兴未艾的电子烟工业,这个级别的数字已经足够吸引人了,尤其是在打破专卖系统的空窗期,永远比监管快一步,成为热潮创业至今。最高策略。

当然,在接受和避免谈论传统卷烟产品的“一切照旧”的同时,我们将矛头指向电子烟。毫无疑问,有一种欺负和畏惧艰辛的感觉。 电子烟品牌粉饰自己的计划固然虚伪,但人们应该如何对待整个烟草市场包括它才是真正的问题。

尊重某人对抽烟的爱好的需求,但我们也必须努力遏制这种爱好的扩张。这是一个原本执行得很好的计划,却被新物种彻底打乱了。可以说无奈不止是无奈。

一直记得美剧《广告狂人》的开场那一集。由唐·德雷珀 (Don Draper) 领导的创意团队为一个香烟品牌策划了一个广告。卷烟厂商绝望了,想避免吸烟等于哲手的指责。

在与对香烟上瘾但也有疑虑的普通消费者聊天后,唐德雷珀像天才一样为顾客写了“烤了”的广告文案。双关语是可以读作“It(香烟)已经烤好了”,也可以理解为“它得到了祝福”。很巧妙的缓解吸烟者的心理压力电子烟视频,最终大获成功。

对虚构人物的道德绑架当然是可笑的,但唐德雷珀的人物原型和奥美的传奇创始人大卫奥格威也说过他自己的实践原则之一:“不要生产那些你我不想让家人看到广告。”

我的意思是,在这个行业里倾注了太多的匠心和智慧,恐怕不适合吹嘘。宽容与接受、接受与理解、理解与认同之间的每一次差距,都有着深刻的差异,触底反弹的大小足以引发巨大的矛盾。

相反,那些做完P2P做区块链,做完区块链做电子烟的投机者总是在与时间赛跑,认为只要跑得够快,就不必在血和血。但运气未必一辈子都平静,总得有人负责收拾残局。

出来混的人都得报应。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十大电子烟品牌排行榜 » 抽电子烟被当酒驾 电子烟的罪与罚

评论 抢沙发

十大电子烟品牌排行榜

电子烟招商加盟电子烟一件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