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萝卜,捞出泥。配资案带走了Horizo​​n证券和许多信托基金

地图集

在新的资产管理规定之后,信托公司一方面忙于转型,另一方面又在调整现有项目。但是,在此“窗口期”内福田股票配资平台,通过信托产品进行的配资业务仍在继续。

最近,《证券日报》的记者了解到,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最近受理了一起配资争议案。原告任某想将三方告上法庭。三名被告为王文帅,王炳祥,北京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大投资”),其中王文帅也是大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根据获得的信息,大投资是通过8个信托计划股票配资进行的,配资的规模接近30亿元,经纪渠道由地平线证券提供。

投资较大的一名员工说:“我尚未收到法院的通知。”

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此前曾明确禁止非法证券业务活动,例如在信息系统的帮助下为客户开设虚拟证券账户,借用他人的证券账户,借出自己的证券账户等,并采取行动。针对客户根据买卖证券等法规,这种行为不仅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破坏股票市场秩序;但是,仍然有一些金融机构,例如经纪公司,面临着参加股票配资业务的利益诱惑。这种配资业务提供了灰色的生存空间,并损害了投资者的权益。

问题:

私人贷款仍然是非法的股票配资

《证券日报》记者获悉,根据原告任某向法院提起的申诉,今年5月,原告任某与被告人王炳祥签署了《贷款合同》,规定原告人牟某将50元人民币存入被告人王炳祥的帐户,作为押金,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王炳祥提供了一个总额为200万元人民币的股票账户供原告经营;原告承担账户经营的一切风险,被告不承担任何风险。原告和被告还就诸如使用资金的利息,操作限制股票,补充保证金和清算头寸等问题达成了共识。

最近,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任某的帐户资金被冻结,本金和配资无法正常交易或转移。反复沟通无济于事后,任正非采取法律行动寻求帮助。

Ren认为,尽管双方签署的合同都称为贷款合同,但实际上它是场外交易股票融资合同。内容是,原告提供保证金,被告提供3倍的融资资金,供原告在证券市场买卖。股票使用,配资比率为1:3,并同意操作股票限制,补充保证金和清算等事宜,实际上应该是场外股票融资合同。同时,场外交易股票融资合同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条款,并因此失效,客观上破坏了金融证券市场的秩序并损害了公共利益。被告应退还保证金和索赔所支付的相应利息。

与此同时,任正非还起诉了盛大投资及其总经理王文帅,以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收回投资本金。截至10月15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已受理配资争议案件,并将在不久的将来举行听证会。

“取出萝卜,取出泥浆。”根据任提供的信息,《证券日报》记者发现,股票配资业务开展的投资额较大,一方面配资规模较大,另一方面涉及多个金融机构,包括许多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和提供交易渠道的经纪人。

链条:

涉及多个信托产品和经纪人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的资料,发现大邱投资利用地平线证券作为交易渠道经纪人,将信托产品分为次级产品,在许多信托中建立了结构化信托产品公司。 -帐户;建立结构化信托产品对于集体证券投资信托计划,单个信托计划的结构化方案通常为3:2:10。例如,“ 3000万元低级资金+ 2000万元夹层资金+ 10亿元优先资金”形成了一个规模为1.5亿元的单一信托计划产品。其中,优先资金一般是银行资金。根据优先级和夹层基金的风险控制要求,此类信托计划通常将单一股票的比例控制为不超过信托计划总规模的30%(即,持有单张票证的比例为30%)。

Greater Investment使用此帐户作为配资业务母帐户,同时,通过与某些证券公司及其销售部门的合作,它为合作证券公司带来了丰厚的交易佣金收入。同时,经纪公司及其业务部门打开了另一方配资业务的大门,为他们提供了违反规定的交易便利和隐瞒服务,并开设了配资子帐户子帐户交易端口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获得的信息,大投的主要合作信托包括天津信托,郭信托,华信托和夏信托等。主要经纪公司为地平线证券。其中,地平线证券在通过大中华投资公司的非法配资业务信托产品建立虚拟子帐户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些信托公司共有8个产品和Big Investment 股票配资业务,这8个信托产品的总规模为29.5亿。

根据介绍,为了大规模发展配资业务,Big Investment还开发了专有的配资子账户子账户系统软件。该软件称为“蔡迅宝”,类似于之前在国内配资市场中广泛使用的HOMS子仓库交易软件。

事实上,早在2015年7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就发布了《关于清理和整顿非法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所有证券监督管理机构遵守《关于加强证券公司关于信息系统外部访问管理的通知》,敦促证券公司规范对信息系统的外部访问,并完成对证券公司自我检查的验证那年的七月底。

随后,该年9月,要求证券监管局对证券进行监管公司,以仔细筛选并确认涉嫌场外交易的相关帐户配资,尤其是信托产品帐户的清算范围。例如,在证券投资信托设立人的股份帐户下设置子帐户,子帐户和虚拟帐户的信托产品帐户炒股配资,或者伞式信托的不同伞式信托(或其分支机构)可以分别执行投资决策并共享相同的信托产品证券帐户的信托产品帐户;此外,它还包括享有固定收益的优先受托人,而下等受托人则以场外配资投资顾问的形式直接执行投资指示。

北京一家经纪公司的消息人士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监管部门已明确禁止从事证券业务的非法活动。但是,面对利益诱惑,一些经纪人仍然违反法规参加股票配资业务配资炒股,这为此类配资业务提供了灰色的生存空间,并损害了投资者的权益。

诱惑:

股票配资交易的好处

一些金融机构会毫不犹豫地违反政策,冒险参与配资,他们在追逐利益。

“从事配资业务的大型配资 公司信托计划母账户很大,单一产品规模不少于1.5亿元,交易佣金为与经纪人合作时较低,通常0.03%,但是配资 公司交易时向投资者收取很高的佣金,范围从0.10%-0.3%。一位参与配资投资的人表示。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配资 公司的配资业务有四个主要利润点:一个是赚取配资点差。通过来自银行的优先批发资金,成本为年化6%的利息(平均每月资本成本利率为0.5%)。如果通过子账户将利息直接分配给投资者,则每月利息通常为1.0%-1.2%,即每年12%-14.4%。保守的综合利率都是最低的12%。配资 公司的年利差也为6%。如果通过代理渠道分配给个人投资者福田股票配资平台,则配资 公司每年向代理公司支付的资金成本为9%。在这种模式下,年利率为3%。

第二个是交易佣金的差异。配资 公司对于从事配资业务的信托计划母帐户,由于单个产品的大小至少为1.5亿元,因此与经纪公司合作时交易佣金较低0.03%。但是,当交易非常高时,配资 公司向投资者收取的佣金范围为0.1%-0.3%(可以通过拆分中的风险控制在子帐户中设置此佣金交易系统股票出售时直接扣除),中间有0.07%的交易佣金差额可用作佣金来源。

第三个是股票利润分享。投资者与配资 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未达成协议,配资 公司除价差和交易佣金差额外,还具有其他收费权,但由于配资 公司使用已开发的非法的配资交易软件将证券子帐户借给客户使用。 公司后端风险控制和IT技术人员可以在不知道配资的情况下将股票出售给子帐户。佣金的百分比从总销售收入的1%到13%不等0.。没有可遵循的规则。

第四是强行清算头寸,并抓住代理人其他子账户的投资本金。由于配资的规模较大,大客户提供了配资大型业务,但是如果过去一年股市急剧下跌,配资 公司毫无例外会选择在何时关闭头寸。股票价格接近该线,但是股票价格尚未跌破清算线,则提前强行卖出所购买的部分股票。在造成二级市场剧烈波动的同时,也影响了劣等客户的资金以及其他中小型投资者的利益。

律师的观点:

股票配资是非法的

所谓的场外交易股票配资是指法人,自然人或其他组织之间达成的协议,即未经批准就支付一定数量的现金或某些市场价值证券作为保证金财务监督管理部门。配资当事人按照杠杆比率提供资金,向金融家提供自己的资金,信托基金或其他资金来源进行交易股票,并收取固定或可获利的利息和管理费,金融家将购买股票保证股票和保证金转移,并设置警告线和结束线。在资产市场价值达到清算线之后,配资方有权出售股票以偿还本金和利息。

在此配资争议案件中,原告人任某认为与被告人王炳祥签订的“贷款合同”称为贷款合同,内容是原告提供保证金,被告提供3次原告用于证券市场买卖股票用途的融资资金,配资的比例为1:3,并且已就股票的操作限制,补充保证金和清算等达成协议,实际上应该是场外股票融资合同。

一些律师事务所表示,根据监管机构对资本市场相关业务“实质重于形式”的监管原则,配资是通过代理人进行的,配资 公司 。尽管该业务名义上是贷款合同,但实际上应将其视为场外股票融资业务。 股票配资的行为明显违反监管机构的要求,即严格禁止使用信托和经纪人开设交易子账户并借给第三方进行股票交易,并且已经是非法的

“原告(投资人)有权主张与代理人签订的贷款合同无效。配资 公司作为配资不良资本的实际接收者,应退还付款配资保证金和相关利息补偿。”该律师事务所表示,被告作为配资的出资人和配资子帐户的实际控制人,也应退还配资本金并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

+1

1